中国南丁格尔:没有硝烟的战场上的“提灯女神”
发表时间:2011-09-22   来源:亚虎娱乐官网·道德模范频道

第64期:提灯女神

你,

是平凡的,

平凡得不能再平凡,

因为,

你只是一名普通的护士长;

你,

又是不平凡的,

因为,

在面临生死考验时,

你总是无畏地战斗在临床一线。

第63期:唯民书记

道德90后 志愿者群像

    “洛桑”听到这亲切的声音,11岁的洛桑从病床上跳下来,憨笑着扑进王文珍的怀里。

    这样的温馨场景,从洛桑住院的第一天起,已持续了30多天;

    这样的温馨场景,从王文珍走上护理岗位的那天起,已持续了30余年。

    她被患者誉为“和谐天使”。她是第三届全国道德模范王文珍

    弯腰,细数输液管里流下的液滴;

    蹲下,仔细查看患者手术伤口;

    伸手,帮一名93岁的老人捋捋额前的白发,摸摸一名7岁小男孩的胖脸蛋……

    这就是那个当了22年急诊护士,和急诊科的战友们一起护理过数十万名患者的她吗?

    这就是那个30年从事护理工作,相当于在医院里走了至少两趟二万五千里长征路的她吗?

    这就是那个坚守抗击非典一线122天,护理过3000多名发热病人的她吗?

    这就是那个奔赴北川抗震救灾前线,和同事们一起从废墟中救出“芭蕾女孩”的她吗?

    这就是那个随“和平方舟”号医院船,远赴亚非5国的中国海军“南丁格尔”吗?

    是的,就是她!那一刻,窗外几朵白玉兰花正在静静地盛开。

    一枝白玉兰,皎皎迎春色。开在病房里,香在人心窝。——摘自《护士之歌》

 

 

    【深度阅读】和谐天使”在人间

    “洛桑——”听到这亲切而又熟悉的声音,11岁的洛桑从病床上跳下来,憨笑着一头扑进王文珍的怀里。
  洛桑来自西藏日喀则。刚到北京治病时由于人地生疏,加之此前在别家医院接受了一次不成功的手术治疗,洛桑的心情沮丧,对治疗有些排斥。为了能让他配合治疗,王文珍经常陪洛桑玩游戏,听他读课文,给他讲故事,给他送礼物,慢慢地洛桑变得开朗起来,并与王文珍建立起了母子般的亲情。
  这样的温馨场景,从洛桑住院的第一天起,已持续了30多天;
  这样的温馨场景,从王文珍走上护理岗位的那天起,已持续了30余年。
  海军总医院护理部总护士长王文珍入伍33年来,一直奋战在一线临床护理岗位,始终用亲情温暖病人,用真情服务病人,用博爱帮助病人,被患者誉为“和谐天使”。她先后荣立二等功、三等功各1次,受到各级表彰嘉奖23次,2008年被评为“全国三八红旗手”,2009年荣获第42届国际南丁格尔奖。

                             图为护士代表向王文珍献花。[徐晓羽 摄](图片来源:新华网)
  “病人就是我的亲人”

  1981年6月,王文珍护校毕业后被分配到海军总医院消化内科当护士。刚到消化内科不久,一位病重不能自理的住院老人没有家属陪床,王文珍主动承担起陪床的任务,她每隔两三个小时就为老人翻一次身、换洗尿布、擦拭身子。老人身体很重,每翻一次身,王文珍都累得浑身是汗。
  “你一个大姑娘家,让你做这些我太过意不去了!”老人内疚地说。
  “大爷,这是我该做的。”在王文珍无微不至的照顾下,老人直至病愈出院也没有因长期卧床得过褥疮。
  1986年,医院成立急诊科,王文珍被选调进来。急诊科护理任务繁重而且危险性高,她一干就是22年。不管遇到什么样的病人,王文珍心里只有一个准则:“他是病人,我就是他亲人。”

  几年前,急诊科收治了一名有艾滋病史的患者。他是一名20多岁的小伙子,知道自己得了艾滋病,绝望地跳楼自杀,送到医院时已生命垂危,呼吸道有大量分泌物。
  王文珍在为病人吸痰时,被病人的呕吐物喷了一脸,但抢救必须争分夺秒,她来不及抹去脸上的呕吐物,继续为病人吸痰。经过紧急处置,病人终于恢复了意识。当时,许多医护人员对这位有艾滋病史的患者心存恐惧,王文珍就主动承担其护理工作。在急诊观察室的20多天时间里,她像对待自己的亲弟弟一样,为病人洗头洗脸、剪指甲、刮胡子,及时帮他换洗衣服,逢休息时陪他聊天。病人截瘫后排便功能出现障碍,为减轻其痛苦,王文珍就戴上手套为他掏大便。病人出院时泣不成声地对王文珍说:“自从得了艾滋病,连许多亲友都有意疏远我,而您却一直照顾我,真想叫您一声姐姐!”

南丁格尔奖章。(资料图片来源:中国军网)

 

  用生命守护生命
  在2003年抗击非典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海军总医院是北京地区最早收治非典患者的医疗单位之一,急诊科作为主战场,王文珍第一个请战:“不管这种病有多大的传染性,只要病人来了,我先上!”
  一天,医院送来一位重症非典女患者,被隔离后不配合治疗,情绪十分低落,甚至有轻生的念头。王文珍耐心说服病人,不管病人怎样发脾气,她都不离不弃,每天给病人喂水、喂饭、倒大小便,和她拉家常,鼓励她增强战胜病魔的决心。
  王文珍问她:“你最想谁?”病人说:“我最想9岁的女儿。”王文珍说:“我也有一个女儿,孩子不能没有母亲,你的病一定能治好,你的孩子在等你回家呢!”病人被王文珍的真诚所打动,积极配合治疗。康复出院前,病人伸出双手对王文珍做了一个拥抱的动作。

 

王文珍在四川灾区照顾婴儿

  2008年5月12日,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王文珍主动请缨参加医疗队。13日到达重灾区绵阳后,王文珍和战友们立即投入救治伤病员战斗。
  伤员一批接着一批,手术一台连着一台。王文珍和战友一趟趟在雨中奔跑,穿梭于伤员之间。疲惫到了极点,为了保持清醒,王文珍就使劲掐自己的胳膊,拍自己的脸。
  在绵阳市中心医院的1000多名伤员中,有许多危重病人急需手术。没有担架,王文珍和战友们硬是用沉重的门板,将19名危重病人抬到6层手术室抢救。当手术进行到一半时,突发6级余震,王文珍和在场的医生护士全部弯下腰用身体保护伤员直到余震停止。
  在连续工作16小时、没吃一顿饭的情况下,王文珍又奉命向北川县城进发。北川救援后,王文珍随医疗队返回绵阳中心医院,负责病区护理工作。她休息时总是和衣而睡,以便突发情况能快速转移伤员。

图片来源: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总医院网

    用博爱诠释和谐

  王文珍在一线护理岗位工作了30年,养成了早上班、晚下班的习惯,她轮休时也会到科里看看,为有事的护士顶班,给加班的同志送一份热饭。她当了16年护士长,16个春节在急诊值班,把团聚的机会让给年轻的护士。
  2005年春节前,王文珍查出腹膜后肿瘤。考虑到春节前后急诊工作量大,不少护士都想探亲休假,王文珍毅然选择坚守工作岗位,直到3月下旬才住院动手术。术后1个月,王文珍又回到工作岗位。当时,她腹部缝了20针的伤口还隐隐作痛,腰还不能完全伸直,每当给病人输液伸手挂瓶时或弯腰扎针时,伤口疼得直出冷汗,每天下班后总要在更衣室歇上好一会才能回家。

王文珍和病人在一起。王铁刚 摄

  急诊患者病情急、难、险、重,病人情绪容易暴躁,对医护人员发“无名火”。对此,王文珍说:“对待病人要用心去体谅,要用爱去包容!”
  一天深夜,一名病人突然腹痛难忍,前往海军总医院急诊科就诊。他本想找医生开点止疼片就离开,但王文珍发现他脸色不对,劝他留下多观察一会,做进一步检查和化验。这名患者并不领情,反而训斥王文珍多事。王文珍忍着委屈,耐心细致地向患者说明做进一步检查的必要性。化验结果显示,这名患者得了急性胰腺炎。这种病发病快,不及时发现诊治,死亡率极高。而这名患者的疼痛部位具有非典型性,如果不做详细检查,极难发现。
  “碰到好护士,是我的幸运啊!关键时刻能救命啊!”事后,患者一再向王文珍道歉、致谢。(陈万军 吴登峰)
(发表时间:2011-04-29 来源:新华社>>>进入原文

    【扩展阅读】采访手记:大爱无疆 上善若水

    爱与善是人类永恒的主题,人们在传颂它们的时候,总喜欢与悲壮、宏大相连,其实心有大爱之人,处处皆在播洒爱的光辉,心存至善之人,时时如水滋润干涸的心田。海军总医院护理部总护士长王文珍正是这样,在平凡岗位上时时处处用自己言行诠释爱与善真谛。

                2009年10月,王文珍获得南丁格尔论坛。(杨卫东 摄影)(资料图片来源:中国军网)
    生命只有一次,假使无法选择,我愿将它留给最需要的人
    生命是美好的,面对死亡的威胁,每个人都会恐惧不安,唯有心存大爱至善之人,才能在生死一线之时,竭力为他人谋求一线生机。 
    非典肆虐之时,作为白衣天使也面临折翼的风险,王文珍把年轻护士朱宗红换出了隔离病房——当时才23岁的小朱还没结婚,还没体会过做妻子和母亲的感觉,“风华正茂的年纪,不能让她们有危险。” 
    汶川地震抗震救灾中,海军总医院组织的医疗队到达北川中学后在学校的操场上搭帐篷。在分配帐篷床位的时候,年轻护士杨小燕和另外一位年轻护士被分到了靠帐篷出口处的位置,年纪大一些的护士和护士长被分到了帐篷比较靠里面的位置——医疗队的帐篷里面一侧是靠近山坡的,一旦发生余震,山上的石头往下落,被伤到的肯定是住在里面的人,而靠出口的人相对求生机会更大一些。
    汶川地震抗震救灾中,王文珍总是安排年轻的护士和自己搭档——除了工作上的需要,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和年长护士搭班,年轻护士内心会比较踏实。
    …… 
    在一次次无法选择的选择中,王文珍用自己的行为为爱与善作出了最美的诠释。

    在暗夜中洒下爱的火种,照亮的是一片天空 
    心存大爱之人,总会在不经意间伸出双手,如春雨入夜,润物无声;身行至善之人,总是在随手间洒下光明,如暗夜之星,点亮心田。
    同样是“5.12”抗震救灾中,绵阳中心医院里王文珍救助更多的是轻伤员——重伤员身边围了很多人在救助,往往轻伤员身边照顾的人员不够。 
    护士陈实生完孩子后,王文珍问,“你还需要些什么?”年轻的妈妈摇头说不需要。过了一会儿,王文珍还是带着东西来了:不是奶粉是袜子——新妈妈还穿着凉鞋;还有两个奶瓶——一个喂奶,一个喂水。王文珍当时是急诊科护士长,陈实只是普外科的普通护士。
    866医院船和亚丁湾护航编队会合,王文珍和护理人员边给护航的小伙子们检查身体边跟他们聊天——不是工作开小差,是因为亚丁湾护航官兵最害怕的是孤独和寂寞,跟他们聊天能给他们带去精神上的鼓舞。

                         汶川抗震救灾中,王文珍在四川省绵阳市中心医院帮产妇照顾婴儿。资料照片

    “和平方舟”号在吉布提诊治当地民众时,一位妇女因为要检查身体,怀里正在睡觉的孩子没处放,王文珍接过孩子轻轻在怀里  掂着,孩子醒了,看了一眼陌生的脸庞,又沉沉睡去。她抱着孩子特意站在布帘缝隙处——这里可以让孩子的母亲随时能看见自己的孩子。 
    路上看见举牌乞讨饭钱的学生气小姑娘,王文珍走过去,又折回来,往她手里塞十块钱——“很多人说好多乞讨的人是骗子,我想一个干干净净的小女孩,如果不是遇到难处的话,是不会做出这种事的”。 

    ...... 
    王文珍就是这样,用自己看似随性的一言一行,播洒着爱的光辉和善的火种。 她说自己只是“做护士应该做的事”。是的,她没有壮烈的豪情,也没有英勇的壮举,既不像烟火般璀璨,也不如大海般博大。她只默默燃起大爱之火,照亮她走过的每一寸时空,用一颗至善之心,滋润与她交汇的每一片干涸的心田。她拒绝与“高贵”、“高尚”相连,但她却无时无刻不在闪耀高贵与高尚的光芒,因为她有爱且懂爱,因为她存善而真善。 (2011年04月19日 稿件来源:新华网>>>进入原文

 

图为王文珍在庆祝大会上作报告。[徐晓羽 摄](图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卢 阳
分享到: 
在线评论
用户昵称:   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验证码: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