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风雪中的那抹橘黄色 寒冬中温暖你我
2018-01-12 09:43:00
 

  寒冬中温暖你我

  进入三九,接二连三的冷空气无情地袭来,刺骨的寒风呼呼地吹着,锁住了很多人外出的脚步……

  但有这样一群人,凛冽的寒风吹不走他们的坚守,阻挡不了他们的脚步,他们仍顶着严寒,穿梭在车水马龙的街头进行清扫保洁、再清扫再保洁,给广大市民创造干净整洁的工作生活环境,他们——就是我们城市中身着橘黄色工作服的环卫工人。

  日常清扫

  3:00

  1月10日凌晨3点,尚华和往常一样,轻手轻脚地起床,即便这样,家里人还是醒了,叮嘱一声:“天冷,多穿点儿。”尚华应了一声,随即开始往双腿上绑厚厚的护膝,“如果双腿不好好保护,是抵抗不住严寒的。”尚华快速出门,骑上除了铃不响哪儿都响的自行车,消失在夜色里……

  环卫工的工种很多,有清扫工,清运工,清掏工等等。1977年出生的尚华属于清扫工。她2003年下岗,自2008年3月成为一名每天早起晚归的一线清扫保洁员。2010年10月,凭着对工作的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光荣地担任了大东区城市管理局津桥环卫所清扫班长。

  4:00

  作为清扫班长,尚华坚持每天凌晨4点钟到岗,365天,很少例外。她所负责的地段和街路是大东区的街路窗口,其中津桥路是沈阳市精品街路,更是市区相关部门重点打造的重要路段,临时性任务和急重任务较多。为确保精品路环境卫生达到市里要求的工作标准,面对每天繁重的清扫任务,10年来,尚华付出了太多的辛苦和汗水。

  2008年从事垃圾清扫工作至今,这位城市“清道夫”每天都在与垃圾打着交道。无论严寒酷暑,每天走行百余公里,一年下来相当于围着赤道跑了一圈。今年她还主动承担了几十台移动垃圾压缩箱选址、建造和跑配电手续的工作,并义务检修移动垃圾箱。

  和往常一样,尚华的工友陆陆续续到齐,大家跺着脚,搓着手,随着她的一嗓子:“干起来就不冷了!”大家拿起铲锹和扫帚忙活起来。街面明显处的积雪基本没有了,可是散落在人行道上的塑料袋、纸屑、烟头却还不少,“这些垃圾大都是车窗抛物造成的”。另外,“犄角旮旯依然有残留的积雪,这些残雪要进行细抠。最费劲儿的要数清理井篦子旁边的脏冰,脏冰是附近饭店倒泔水弄的,很不好清理。”

  4:00-6:00

  一般来说,4点到6点属于早扫,所谓的早扫就是大家在一起干活,把整个分担区集体“过一遍”。

  6:00-7:30

  早扫结束,到了吃早饭的时间。尚华和工友向一家包子铺走去,走到包子铺门口,她脱掉棉手套,使劲用手套在身前身后拍打,紧跟着跺脚,防止把灰尘和雪带进屋里。

  早饭后,尚华和工友来到环卫休息室,大约一个小时后,开始细扫。

  7:30-11:00

  所谓细扫就是将环卫工作化整为零,每个人分段、分片进一步清扫残雪和垃圾。尚华工作的地点在津桥路中段,而工具也换成了一只胶丝袋改装成的垃圾袋以及一把扫帚。“最不好扫的是冻在冰上的烟头,因为冻得结实,不得不脱掉棉手套,弯腰用手抠,一连抠几十个,手都冻僵了。”

  11:00-13:00

  细扫工作完成,也到了中午休息的时间。尚华的肚子也已经咕噜噜叫了好几遍,她想回家饱餐一顿。

  回到家,尚华热了馒头,做了一碗土豆白菜汤,汤里还放了两勺辣酱,吃得满头大汗,冻僵的身子也暖和了过来。吃完饭,尚华倒在床上美美地睡上个午觉。她说,这个时候是她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光。

  13:00-16:00

  下午的3个多小时,尚华继续对自己负责的街路进行细扫,细抠。一直处在寒风里,尚华身上的两件棉衣早已都冻透了。一天辛苦的工作也圆满结束。

  清雪会战

  遇到下雪天气,尚华就要参加清雪会战。参加清雪会战意味着打破正常的作息,也可能黑白连轴转,直到把雪清理完为止。

  清雪会战一般都是统一行动。早晨7点开始,铲车开道,环卫工抡起扫帚扫,铁锹铲。雪成堆后,还要装车。由于劳动强度大,身上的棉衣很快就被汗水浸湿。休息的时候,湿衣服又被冻硬,行动起来“唰唰”直响,“像穿着铠甲,很不舒服”。尚华每每回想起2016年11月中旬那次清雪会战,在雪地里连续工作了20多个小时,都常常感慨万千。

  突击加班

  尚华以岗为家,除了正常的清扫任务,很多时候都是突击加班的情况。她几乎每年除夕都没有在家吃过一次团圆饭,尚华觉得自己算不上一个好妻子、好母亲,作为儿媳,尽的孝道也确实太少。相反,她却从家中得到很多支持,让她感到非常幸福。

  尚华说,每次上晚班,不管是闺女还是丈夫,总会有一个人在等她。“他们约摸着我快到家了,就在家门口等我。每次看见他们,看到家里的亮光,我心里可踏实了。”回到家后,还能吃上口热乎饭,“家人的爱是我最大的幸福。”(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 于海/文 李浩/摄影 魏爽/制图)

来源:沈阳文明网    责任编辑:张殊凡 刘 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