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拓宇
信访干部把信访人当亲人 12年调处群体事件超千起
敬业奉献
湖南省
2017年12月“中国好人榜”
人物故事:
亚虎娱乐城---为你提供以下内容

  李拓宇,永州市零陵区信访局主任科员。在“基层第一难事”的信访岗位已坚守12年,化解信访积案150多件,调处信访群体性事件1200多起,被广大群众亲切称为“最美信访娘家人”。

  “信访人就是我的家人,信访事就是我的家事”

  零陵区珠山镇高夫殿村的谢玉花,最开始有充足理由不将李拓宇当家人,而且视为假想敌。因为10年前,当地掀起一股挖锰矿潮,她花4万元买了一台洗矿机,不久在一次环保执法行动中被砸了,没获得一分钱赔偿。数年后她四处上访,索赔数拾万元。6年过去,一直没得到解决。2016年,李拓宇接手后,数次深入实地走访,案情渐渐清楚了。

  当时执法很仓促,没有提前通知到每个人。更关键的是,谢玉花办了洗矿证,尽管是执法行动后补办的,但当时有关部门为了应对环保检查,填写办证时间有意提前了几个月。谁也没想到,数年后谢玉花会凭着这白纸黑字上访。李拓宇觉得当时相关部门工作有失误,应该从信访人角度来考虑问题。而且,谢玉花患有多种疾病,家里很贫困。在李拓宇调解下,最后给了谢玉花1.3万元。极要面子的谢玉花认为政府还了她一个公道,让她在村里能抬起头,放着鞭炮给李拓宇送来一面“心系群众,为民解难”锦旗。

  大庆坪镇石溪岭村唐驼英老人第一次接触到李拓宇,就感觉他像家人,“因为他开口就叫我阿姨。”

  “对每个来访的人,年龄比我小的,我就叫老弟或妹妹;年龄大点的,就叫老兄或姐姐;更年长一点的,叫叔伯阿姨。”李拓宇的微笑极具亲和力,让人感到坦诚、友善和温暖。

  花甲之年的唐驼英生育了两个儿子,一个在服狱,一个患有尿毒症,一直没办理低保。李拓宇接访后,专程去大庆坪乡调研。原来按政策规定,办低保要本村村民投票通过。唐家人平常言语间得罪了不少人,村民每次都不投她的票。李拓宇跟乡政府领导反复沟通,请他们多做村民思想工作,让村民别记唐驼英的“仇”。2016年底,李拓宇妻子来电说,一位大庆坪来的姥姥,说感谢他帮她办好了低保,提来了两三斤沾满泥巴的花生。李拓宇想了好一会儿,才记起是唐驼英。他叮嘱妻子:千万不能接受她的花生,上访人的一粒芝麻我们都不能收。她家里很困难,你想办法接济一下。妻子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不仅没收花生,还将几件旧衣服找出来,掏出200元钱,一并塞给唐驼英:“你的心意我们领了,但我们不能收花生,否则李拓宇就犯了错误。”唐驼英见对方执意不收花生,反而送钱给她,一屁股坐在地上,急得哭了起来。

  “信访局有个好人,名叫李拓宇。”这个消息在零陵区上访群众中广为传播。珠山镇龙禾田村彭亚玲抱着试试的心态,来信访局找到李拓宇,说自己患了乳腺癌,为方便在零陵治疗,自己在城区租了间小房子,但两个小孩没人照顾,希望政府帮忙转到城里来读书。

  按常规这事信访局可以不管。“群众利益无小事,信访工作最大的作用就是解决老百姓的诉求。”李拓宇说:“既然群众有困难找到了我,我就得给他们想办法。”李拓宇找了在学校当领导的同学和熟人,大家都说城区学位十分紧张,辖区内的生源都安排不了,哪能接收插班生?开学将近,他硬着头皮去找分管教育的副区长姚如男。听完汇报后,姚如男被李拓宇的怜悯与执着打动,当即拨通中山路小学校长的电话,请她帮忙解决两个小孩入学。9月1日,他又带着两个小孩到学校报到,半个月后又买了学习用品去看望。现在两个小孩都被学校纳入贫困生扶助对象,每个学期都会获得一定数目助学金,唐亚玲的心病得到了解决。

  “同情不能代替法律和政策,违背原则的事绝不能答应!”

  李拓宇很随和,但他又非常坚持原则,很有个性。即使是某些领导认可的事,如违背原则,他也从不苟同。在同事眼里,李拓宇并不只是专做好事的“菩萨”。

  而在一唐姓上访户看来,李拓宇不仅不是天使,而是“魔鬼”。上个世纪80年代,零陵区修建潇水西路,征收了30多户居民的房屋,唐是其中之一。当时政府跟这些拆迁户都签了征收协议。几十年过去了,随着信访工作越来越被重视,唐从中看到了上访的“商机”,几年前便开始上访,其理由有点滑稽:认为当年政府只是收购她家的房屋,并没有收购房屋所在的土地。因此,现在应当重新补偿一块地建房。

  为此区里召开协调会议,点名要李拓宇先拿出意见。李拓宇依据政策,认为唐是无理要求。但考虑唐家丈夫已去世,儿子40多岁了还没结婚的特殊情况,建议免费提供给唐一套廉租房长期居住。唐不同意,要求将这套廉租房过户到她的名下,为此又不断上访。个别领导为了息事宁人,提出答应算了。

  “这个口子怎么能开?!”平常笑容可掬的李拓宇一反常态,坚决不同意。唐知道后跑到信访局指着李拓宇的鼻子破口大骂,并威胁,我奈何不了你,但我会找你老婆儿子算账。你断了我财路,我要你断子绝孙。李拓宇毫不畏惧,也不后悔:“同情不能代替法律和政策,违背原则的事绝不能答应!”

  大庆坪乡是零陵区最偏远贫困的乡镇,李拓宇在这里工作了12年。上个世纪90年代,一杨姓妇女不想外去打工,就跑到乡政府给承包食堂的老公(正式职工)帮忙,断断续续干了10多年。后开始上访,要求补发她在食堂做事10多年的工资,并按正式员工待遇购买“三险一金”。她觉得上访是唐僧肉,只要死缠烂打就能分吃到一块。李拓宇在复查复核时给顶了回去:她根本就不符合政策,当年她老公在食堂煮饭还是照顾性质。杨完全没想到老熟人李拓宇不仅不帮忙,反而断了她的路。暴怒之下守在李拓宇上班的路边,拦住他就粗口辱骂。跟她讲道理,她却疯了似的扑过来又撕又咬,李拓宇脸上和手臂被抓得血肉模糊,衣服也被撕破。

  李拓宇并不是专“卡”无理取闹的上访群众,政府不对他也“卡”。2001年,毛淑荣和弟弟通过公开招标,以4.7万元买下了零陵卷烟厂附近一块700多平方米的土地。后来弟弟得了重病,就没去国土部门办理有关后续手续。6年后,毛淑荣开始关注这块地,不料发现已被有关部门重新打包卖给了一家开发商,建好了房子。毛淑荣上访3年后,李拓宇接手,调查发现政府相关部门对此事应要负责任。有的领导担心此事公开太打有关部门的脸,提出内部解决,补给毛淑荣60万元。毛淑荣不同意,要求给安置地。

  “政府做错了事,就要敢于承担责任,不要怕出丑。”李拓宇力挺毛淑荣,“她要地就应给地,或是按市场价对那块地进行评估给钱。”最后,毛淑荣在区政府拿出的4处土地中,选了自己满意的一块地。

  “守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受得住委屈”

  1972年出生的李拓宇,26岁就是乡镇党委委员,后调入区信访局任副局长,2012年单位领导职务改革,他改任主任科员,从领导职务变成了非领导职务。这一年,他40岁,正是年富力强干事业的年龄。有人替他叫屈,但李拓宇并不觉得委屈。他分管的工作一直名列全市前茅,但他琢磨的是如何将信访工作搞得更好。按照信访条例规定,任何信访案件按照法定程序,经过三级行政机关依次做出处理意见、复查意见、复核意见后,如果信访人再上访,信访部门可以不再受理。但现实却是,一些信访案件三级终结后,信访人仍不断上访。

  一定要给上访人一个满意答复,给知情者一个公正结果。李拓宇大胆创新,从2012年率先推出“3+X”信访听证模式,解决信访积案。“3”即听证会必请一名区信访联席办人员、一名党代表、二名人大代表、二名政协委员、一名律师参加,“X”即请信访人所在单位或村组德高望重的群众代表、所有跟该信访问题相关人员等人参加,同时邀请媒体全程录像予以监督。“3+X”信访听证模式深受老百姓欢迎,湖南都市频道在“信访进行时”栏目播出,这个经验也在全省推广。

  工作上的忘我,必会减少与亲人的相伴。妻子早已习惯了丈夫的“不顾家”。李拓宇尽管内疚,但内疚总是不断。2017年元月1日岳父病危住院,4日上午9点,正参加市“两会”信访工作的李拓宇接到岳父病逝的电话,但当时50多位群众和一名患间歇性精神病的老信访户正在市委门口情绪激动地上访,他只好忍着悲痛耐心细致地接访,直到把他们完全劝返,他才赶往远在100公里外的岳父家吊唁。到时已是下午5点多,他扑通一声跪下,泣不成声:爸,我来晚了……

  他被广大群众亲切称为“最美信访娘家人”,2017年3月零陵区委专门发出了向他学习的号召!

来源:湖南文明办